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监利边江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6792|回复: 11

[随笔] 回忆建设小学的老同学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12-21 12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之一…
易朝路同学:    在建设小学读书时,我的班长是龚文中,副班长是赵亚平,学习委员是易朝路。
   易朝路同学的算术成绩很好。他瘦高个、白净面皮、一双小眼睛常常是眯着的。赵亚平打乒乓球是学校的冠军,易朝路打乒乓球是我们班的前五名。且是左手抡拍的。他课余还喜欢跑步、游泳。   我没有读成高中[非家庭成份原因,那年代,地富反坏右的子女是不能读高中的.我在读初二下学期时被某个同学善意的害了一下],那时初中是二年制.初二毕业后,我便参加工作,上船当了一名水手。  有天,我工作的船停泊在长江边的西门闸码头上,我在船上值班。还在读高中的易朝路,竟然来西门闸这里散步,他看到了坐在船头看书的我,显得十分惊喜。我们在船上闲坐聊天,他为我的命运唏嘘不已。  后来,易朝路上了大学、读硕、读博。再后来,我看到湖北日报有一则畅游长江的消息中提到了易朝路博士后。现在,听说他已经到中科院兰州分院当研究员了。真正是学有所成了。老同学,祝福你啊!








上一篇:【七律】·监利花鼓戏年终考评观感
下一篇:不 留 王 菲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21 1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之二…
怀念老同学周爱民……     在我的印象中,男同学里除了赵亚平、杨松青、董子红有点胖外,其他都是瘦弱型的。如龚文中、易朝路、黄志、黄跃进、廖正亮、费学成……这其中也包括周爱民。     周爱民住在物资局宿舍的二楼(现在的五金公司仓库),我住在工农提罗汉寺旁边,屋后面是一口池塘,周边的居民都在这池塘里淘米、洗菜、洗衣服……这池塘被民建大队放养了很多鱼。守护渔塘的是老陈头,约四十多岁年纪,一脸沧桑。据说他以前是民建大队小学校的老师,因家庭成份不好,被贬为看渔塘了。    周爱民放了一根钓鱼杆在我家里,周末便来我这里躲着老陈头偷偷钓鱼,钓的都是些小鲫鱼。    后来,周爱民入伍当了一名海军,我们长年书信联系。    九十年代,我下岗后在县医院旁边开了家小餐馆。周爱民也早退伍了。他爱人在新华书店上班,便住在新华书店宿舍。周爱民肾病严重,并且还换肾了。他每天早上踱步到我的小餐馆吃一碗包面,不由我推让,无论如何也要留下一元钱。    后来,我没有开餐馆了。也没有看到周爱民了。    我一直不敢打听他,只在心里留着一个念想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21 18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
之三…
黄跃进同学:
     黄跃进是我小学、初中的同班同学。他也住在工农堤,隔我家十来户。平常上学、放学,我们都在一块的。若我吃饭早,便会去黄跃进家约他,同样,他吃饭早也会来我家约我。
     那年代,学校课余活动单调。我们会在一起玩弹珠、跳房子……的游戏,有时还用硬币撞墙赌博。谁的口袋里有1一元钱,那可是大富豪了。
     初二学期的一天,我心血来潮,用半圆规画了个图,在上面写了"xxxx赌博司令部",封黄跃进、黄志……等同学为纵队司令,真是胆大妄为哦。大家看了哈哈一笑,纯粹是玩笑的.我便随手丢在地下了。谁也没有想到,这玩笑开大了.放学时,打扫教室的一个女同学看到了这个纸团,她捡了,如获至宝,马上交给了老师邀功,老师交给了校长,校长交给了公安局。
     我这个赌博司令被学校批斗,成了坏学生典型。
     我每天都在写检讨书,对班级写、对老师写、对学校写、对校长写……
     初中毕业后,黄跃进收到了高中开学通知书。他拿着通知书兴冲冲跑来我家,问我分在高中哪班?
天可怜见,我根本就没有通知书。黄跃进傻眼了,他怏怏不乐走了。
     我那年刚进十五岁年龄,便进轮拖大队当临时工,上船当了一名水手。
     船舶每次回监利港,我都会同黄跃进会面。
    大约是写检讨书练的文字功底,18岁时,我的一首小诗在《监利文艺》发表了。20岁时,我写的新闻报道,被广播站广播了。每篇稿费有6角、8角,最高是1块2角钱。当我走在大街上,听到播音员播报作者张必林写的新闻报道,内心真是百感交集。
    每当我航行后回来,我都会邀请黄跃进看电影、到小餐馆加餐,以示安慰。
    后来,黄跃进下放农村、回城到造纸厂上班,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23 17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
之四…

黄志同学:
我们班的同学基本上都是59年出生的。黄志是例外,年龄要大些。他不是留级生,怎么会跟我们同班呢?
黄志当时回答说,他上学迟了。听到这话,我更糊涂了。
黄志的家就住在建设小学后面,学校教学楼后面不是有个小礼堂吗?礼堂后面是一个斜坡路,黄志的家就在路边上。我们经常去他家玩。
学校的上课铃声响,从黄志的家里跑到教室也不会迟到的。后来,我才明白黄志是上学启蒙要迟些。
黄志的父亲在磷肥厂工作。黄志后来便顶父亲岗,进了磷肥厂上班。
只要我的船航行归来回到监利港,有时便到黄跃进上班的造纸厂去玩,有时到黄志上班的磷肥厂去玩。这两个工厂都在长江干堤边,相距不远。有时候是我们仨人一起玩。有几次,我同黄跃进跑到黄志在磷肥厂的寝室里,自己动手吃火锅大餐。
后来,我调动到交通局交通史志办公室当编辑,经常天南地北出差搜集史料,黄志也升为车间主任了,黄跃进在厂部主管生产调度。我们便很少在一起聚会了。
再后来,黄志去广东当老板,听说发大财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30 00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
之五…

董子红同学:
我的小学同学多是附近居民子女,还有民建大队、同心大队的农民子女.如廖正亮同学、李国强同学、裴年明同学….
也有少数同学的父母是当官的.像周爱民同学的父亲,以前在县政府办公室任职,文革初期,含冤而死.他的母亲,是物资局的一名股长.易朝路的父亲是军队转业干部,当建设小学校长.赵亚平的母亲是建小副校长,他父亲是县政府官员,一直当到县长、县人大常委会主任.
董子红的父亲是一个老红军战士,在县政府当副县长.他家就住在县政府大院内的一排平房宿舍里,是两间直统房.
董子红为人豪爽、很仗义,不嫌弃结交像我这样的平民同学.我们每次去董子红家里去玩,他会亲自动手,好吃好喝的招待我们.他对我们的小游戏也有兴趣参与,像撞拐、跳皮筋、弹珠子,包括用分币赌博,纯属娱乐而已.董子红同周爱民一样,如果赢了我们几分钱,他会全部退还给输了的人,还包括他自己手里的分币.
后来,董子红参军入伍,擅长柔道跆拳,好像有段位的.退伍后,经常到县武警中队当教官.
九十年代中期,我自学三年中医后,因慕名求医问药者多,便在家开小门诊.董子红是县财办驻卫生局负责人,我去找他咨询考行医执照的事,他说一般是报名后,6个月后统一考试.我那时有其他事,便放弃了.现在想起,倒是很后悔的.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-1 06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接地气的回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-1 22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之六…
杜小春同学:
杜小春同学活像小时候没有抓周的,他很活泼,手脚不停,每天都闲不住.他会兴致勃勃参加各种小游戏.他家以前也住在工农堤.
杜小春的父亲当过兵,参加了抗美援朝,还是一个机枪手呢,个头很高,力气也大的.退伍后被安排进了装卸运输公司工作.那时的港口装卸,除了工人肩背扛挑,然后再用两轮板车去拉.并专门成立了马车队.装卸公司替马车队在西门堤旁边新修建了一排平房宿舍.杜小春的家便搬迁住在这里了.
课余时间,杜小春喜欢玩新鲜游戏.那年代,大家的口袋里都是空的.谁的口袋里有1块钱,就是天大的富翁了.大家都没有钱卖鞭炮.杜小春便在放学后邀几个小伙伴们到西门渊沙滩玩石灰瓶爆炸.
这游戏首先将空玻璃瓶子装半瓶子生石灰,放水进去,然后拧紧瓶盖,埋进沙滩中.大家远远躲避.不一会儿,瓶子里的石灰块便会遇水发热膨胀,达到极限后便爆炸了,很刺激很危险的.
那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放学回家的杜小春把书包随便一扔,便同约好的几个小伙伴去沙滩上玩石灰瓶爆炸游戏了.他们将手里的石灰玻璃瓶埋进沙滩后便远远躲开了.耐心等待石灰瓶接二连三爆炸,小伙伴们欢呼雀跃.杜小春第一个冲到爆炸现场,俯身欣赏爆炸成果.但意外发生了,一个未爆的玻璃瓶正好在他俯视时爆炸了.后果是炸瞎了杜小春的一只眼睛.后来,安装了一只假眼.
退学后的杜小春,先是到装卸公司的码头上肩挑背扛当临时工,后来被招工进了服装厂做杂工..现在已经退休了.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-1 22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
谢谢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-6 15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之七…
廖正亮同学的儿时糗事:
廖正亮同学的家住民建生产大队,临近黄公垸了.距离建设小学有点远.他上学要比我提前1个小时的.他性情洒脱,乐于助人.他在家里是一个调皮捣蛋鬼,除了不喜欢做家庭作业、不愿意做家务劳动外,其他的事什么都干,且胆大包天.长江边玩水、小池塘里摸鱼踩藕,都有他一份,玩捉迷藏的游戏,连天黑了也不会回家,他父亲脾气急躁,有点恨铁不成钢.被他父亲捉住了经常是一顿饱打.小伙伴们常常笑他又吃柴笋炒肉了.
有一年夏季,学校组织学生去民建大队体验贫下中农.田间劳动,我们班刚好分到廖正亮父亲的那个生产小队.贫下中农们正汗流浃背劳动着,廖正亮偷偷摸摸摘来很多黄瓜、蕃茄…给我们吃.不料被他父亲知道了,他父亲是小队长,暴跳如雷的到处捉拿他,廖正亮吓得逃之夭夭了.
廖正亮上学、放学的路上,经常有两个小伙伴跟随.一个是李国强同学,另一个是杨松青同学.
李国强同学也是住在民建大队的,离廖正亮家不远.廖正亮家出身好,是堂堂正正的贫下中农,.李国强同学就不同了,家庭出身地主.在那讲究阶级斗争的年代,李国强同学一家的境况便可想而知的了.父亲在生产队劳动改造,儿子在学校也受歧视.李国强在学校里不敢主动交朋友,廖正亮讲义气,爱抱打不平,便成了李国强的主心骨.廖正亮也经常沾李国强的光.李国强的学习成绩要比廖正亮好,他经常代劳帮廖正亮抄写作业,特别是家庭作业.
杨松青同学跟着廖正亮,是他小时很腼腆,讲话小声小气的,有点像女孩子.杨松青的家住在三矶头下堤的油厂宿舍里,他的父亲在当厂长,工作很忙,无闲暇时间管他.当父亲的知道自己的儿子性格内向,见廖正亮经常来家里玩,同儿子一起上学放学,他很放心让他们交往.其实,杨松青家也是廖正亮的避难所,有几次害怕被父亲暴揍,廖正亮都是跑到杨松青家躲藏的.…
后来,廖正亮也被招进造纸厂上班了.几年后因承包经营管理有方,成为了一名令人羡慕的非常成功的人.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-12 12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之八…
费学成同学:
费学成同学的家离我家很近,因为他父母亲同我父亲是一个单位工作的,同住轮拖大队职工宿舍。
费学成的父母亲都在船上工作,长江中下游、汉江、湘江的大小港口码头,是他们的船常年要停泊的。天天在江湖讨生活,很少有时间顾及家里。
费学成的哥哥也在建设小学读书,高我们两届。他们兄弟俩便成了脱缰的野马,可以无拘束玩耍。很多小伙伴们都羡慕自由的他们。
跳绳、跳房子、丟沙包……这些没有刺激的小游戏,他们兄弟是不屑一顾的。玩水、捉鱼、扔泥巴打仗、用弹弓打人射鸟,这才是他们乐此不疲的娱乐。
除了上课时间在教室,班上的其他场合很少见到费学成。他常常同高年级的同学混迹在一块,操场上、学校旁边的小树林便是他们疯狂玩乐的地方。
我在学校也属性格内向型的,木讷少言。因为我的家庭条件一般,学习成绩一般,所以我很少去曲意结交朋友。
费学成与我这个一般的同学比较,他的学习成绩更是一般般的了。但我们的上进心还是有的。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包括我和费学成在内的四个学习成绩一般的同学,想加入儿童先进组织红小兵[那时还不叫少先队]。他们都不会写申请书,我便担当代写申请书的重任。我写好四份加入红小兵的申请书,他们各自拿去一份,包括我自己,写上自己的名字后交给了老师。
不久,被批准加入红小兵的同学名单在学校大红纸张榜公布了。我代写申请书的那三名同学,包括费学成在内,都成了光荣的红小兵。唯独我这个写申请书的人却榜上无名,真是悲哀啊。
我没有读成高中,是其他因素影响的。费学成不读高中,是他自己觉得上课太累人,不愿意读书了。
我同费学成同学是同一天参加工作的。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,我、费学成,各自背着行李、提着生活用品,走到西门堤边,坐上了一部开往鄢铺码头的手扶拖拉机。
费学成被分到自己父母的船上当水手,我则分配上了另一艘船当水手。我在船上当过水手、驾驶员、轮机员、船队政工员、公司报道员。
费学成当了几年水手后,也学驾驶了,后来考上了大副,再后来考上了船长。
日月如梭,一晃几十年过去了。我也很少见到老同学了。
前几天,同班老同学张霞在同学群告诉我,说费学成同学已经离开了我们。我当时不敢相信,后来才知道这是真的。
费学成同学现在可能在更大的江湖上逍遥自在呢!说不定他还是当着船长,遨游宇宙哦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