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边江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50002|回复: 0

因爱婚嫁因归还他前女友心脏命丧,当真相揭露,他痛侵五脏六腑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9-12 16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“穆清说过,让我答应她,不会再让你碰到她一丝一毫。”
傅霁言危险的眯起了狼狈的眸子:“就算是她说的,又怎样,还是我傅家的妻子。敢动我的妻子,你试试看?”
叶南弦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冷冷的勾起了唇:“你的妻子?那你是不是应该真正的,在穆清死了以后,想想她之前都说了些什么,做了什么,不过也罢,你的忏悔,早就没有用了,更是来不及。”
门外嘈杂的脚步声响了起来,陆陆续续来了大批的人,看来,傅家的人现在,也已经知道了消息。
傅爷爷在看到地上浑身血迹狼狈不堪的傅霁言的时候,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,在看到一旁盖着白床单的穆清的时候,身体微不可察的抖了起来,双目瞬间通红。
“清儿,是爷爷对不住你。”
叶南弦冷冷的看着一切,而傅霁言,也终究因为身体的原因支撑不住晕在了地板上,只是清醒时候,眼睛一直都是盯着那张床。
穆清,就算是死了,你的尸体,也是由我来保管。
场面一片混乱。
早知道现在是这样的结果,当初,又何必一次一次的懵逼自己的心。
当傅霁言醒来的时候,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。
睁开眼睛发现周围的一切都熟悉到一个呼吸就知道,这是哪里的时候,傅霁言猛地坐起身,手臂上传来的阵阵疼痛感提醒她之前所发生的一切。身旁,已经不似从前,会有穆清的身影,更何况从前,在折磨过穆清之后,傅霁言从不会有一点温柔和惋惜,这张床的记忆,只有不堪而已。
眉头死死的皱了起来,张妈从门外进来看到醒过来的傅霁言,眉宇间又开心,又难过。
IyGC69ppP9P4i7ZT.jpg

“少爷,你终于醒了,还以为你就这么睡下去了,老太爷从前几天开始,就一直浑身不对劲,一下子老了好多,原本硬朗的身体就这么禁不住打击了,你说,这可怎么办啊,愁死我了,你可终于醒了!”
看着张妈明显肿胀的眼睛,傅霁言的心就像压了千斤的石头一样,穆清死了。
醒过来接受这个事实,依旧沉的喘不过气,穆清,死了。
她的尸体!她的尸体呢!
猛地翻身下床,傅霁言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冲出了房间,也顾不上身后张妈的惊慌失措。
穆清的尸体,在哪里,现在在哪里!
下楼看到原本的房子现在变成了一个简陋的灵堂,穆清那张黑白的照片上,笑的这么的耀眼,和生前一样温柔。
傅霁言就好像是充了一会电,又拔掉了插头继续发疯一样。
红着眼看着灵堂上面的那个刺眼的骨灰盒!
“是谁干的!谁就这么把我的妻子火化了!是谁!究竟是他妈谁干的!”
“砰!”一个玻璃水杯狠狠地擦过了傅霁言的耳廓,在他的身后,碎的四分五裂。
“你这个不孝子!谁干的?这是你的妻子,是我亲自为你挑选的孙媳妇,可是你看看你,你都干了些什么!你都干了些什么!”
傅爷爷一边怒吼一边咳嗽,精神状态相比起之前,一落千丈,头发更加花白了。
傅霁言冷凝的眸子沉了下来,定定的看着那个灵堂。
D8Gta63A6aeG6xg3.jpg

“穆家,已经和我们彻底的撕破了脸,为了清儿的骨灰,再怎么说,已经进了我傅家的门,已经是我傅家的媳妇了,可是你看看你!你是什么样子!你究竟有没有一个男人的担当!你看看你的生活!咳……咳咳咳。”
说着,傅爷爷剧烈咳嗽了起来,傅霁言双拳紧握,内心的悲痛再一次水漫金山一样,从四面八方袭来。
“爷爷……我。”
顺着气的傅爷爷坐回了沙发上,看着穆清的灵堂,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
“当初我们傅家有难,我看准了这个小姑娘一定是喜欢你的不得了,刚好对我们家有帮助,我就拿着我的老脸,上门问她,能不能嫁给你,你知道,当时小姑娘的神情,惊喜又落寞,就是因为自己心脏病的关系,我这把老骨头,活了这么久,看透世间多少东西,这姑娘对你的感情,和商业联姻,一点都沾不上边,我也就做了这么一件,让我后悔的事,就是把这么好的姑娘,葬送了。”
傅霁言沉默不语,低着头看不清表情,浑身的气氛都像是针扎一样,疼得蔓延。
“我知道你有了自己的女朋友,也知道你性子倔,但是我总以为,这姑娘,一定可以改变你,或许结局会比我想象当中的好,为了和你结婚,找遍了所有的医院,寻找心脏,太久了,大家都以为最后会失望而终的时候,却突然收到了希望,也就是后来的那个心脏,可是谁都没想到,这个心脏,会是你那个时候女朋友的。因为心脏要的很紧急,与你的婚礼也不能耽误,穆家只是确定了心脏可以使用,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做了心脏手术,可是现在看来,或许事情,和我们想象中不一样,这个世界很肮脏,可是善良的人,始终不该被这么对待。也是我,一颗心,害了一个人,我们傅家这笔债,终究是欠下了,哎,欠下了。”
傅爷爷老泪纵横的慢慢走出了傅霁言的家,在商场纵横了多年的老人,一身傲骨,奈何现在,却将愧疚承担在身上,老了,还是老了,耽误了他人,懊恼了自己。
看着傅爷爷原本精神抖擞的模样,现在步履瞒珊的出门,傅霁言的眼睛还是不动声色的红了。
该对不起的人,一直都不是自己的爷爷,就算当初强迫着傅霁言一定要为了家族迎娶穆清,可是现在,一切都不一样了,心不一样了,感情不一样了,就连事实,也都不一样了。
站在原地许久,才发觉周围的空气有些寒冷,傅霁言一双眸子却比冬天的冰还要冷冽,
傅霁言缓缓地走到了穆清的小小灵堂前面,或许商业之家最残酷的,就是来无影去无踪,可是现在,傅霁言却心连着骨肉,揪得生疼。
“穆清。”看着照片上的人,虽然是黑白的,可是那个笑容,却真真实实的像是一束阳光。
高中的时候就是这样,傅霁言喜欢的,就是这样纯洁没有一丝污染的太阳,而穆清,就是那样的太阳,可是后来就变了,一切都变了。
穆清成了那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恶毒女人,而傅霁言的女朋友,成了最不起眼的刘陶陶。
看着穆清的照片出神,自己昏迷了三天,穆清现在就从一个活生生的人,变成了一骨灰盒的灰,到底是决绝,穆清把手术刀刺入心脏时候的那个眼神,到现在,傅霁言都难以忘记。
Htt8E8O60VEeVwz1.jpg

噩梦缠身,是报应吗?
穆清,对不起。就算你恨我。我也多想,和你说一句对不起,我错了。
不知不觉,在穆清的骨灰盒面前站了许久,傅霁言没有发觉自己流泪了,他只是维持着同样的站姿,眼睛就这么盯着那张黑白照片。
疼,很疼,心脏的疼痛潜入了四肢百骸。
好半晌,傅霁言才换过自己的心情,现在,要搞清楚的事情,还很多。
人呐,只有在真正地失去了之后,头脑才会飞一般的清晰起来,才会想起之前自己做的事说的话,有多么的荒唐可笑,多么的愚昧无知。
就像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苍蝇,对身边的人和事都保持着拒绝的态度,潜意识里先入为主,穆清就是坏女人,就是在演戏而已。
但是现在,见到棺材了,落泪了,撞墙了,才知道,之前的自己,到底有多么的愚昧无知。
悲痛,本以为不会有的情绪,真真切切,侵入了五脏六腑。
脑海里面之前一直都拒绝听到的话,现在重新进入,梳理了一遍又一遍,傅霁言坐在沙发上,即使还是一个憔悴的病人,却浑身散发着让人不敢侵犯的气质。
爷爷说,心脏手术是稀里糊涂做的,那么,身体很好的刘陶陶,突然间的死去,是有问题的。所以,穆清才会这么坚决的说自己并没有做那件事情,这么一来,就算是穆清的父母给刘陶陶的父母赚了一大笔钱,也说得过去了,只是给了心脏的钱而已。
刘陶陶的父母却一口咬定了,是穆清害死了刘陶陶,再加上曾经看到过的刘陶陶被穆清欺负的样子。
蹊跷,很蹊跷。
傅霁言整个一个冰块一样在沙发上一动不动,就算是有心想要劝说傅霁言吃点东西,穿点衣服,这个样子,都不太敢上去劝说。
但终究是长辈,这么想着,傅霁言应该不会太发脾气。
鼓起勇气的张妈上前给傅霁言披了块毯子:“少爷,要是以前太太在的话,一定会嘱咐我给你披上摊子,这样会着凉的,太太看了会伤心,自己一个人偷偷地不睡觉,就这么看着你,哎。”
说着张妈又看了看穆清的灵位,眼睛再一次悄悄地湿润了,以前家里有太太,事事都会照顾周全,现在好像,就算有她这个长辈照顾着,也空空荡荡。
本文所有来自网络




上一篇:青岛结婚风俗流程有多少?新人必点
下一篇:关于传统婚嫁的十大民间忌讳 传统婚嫁忌讳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